【医生故事】相识是缘
【医生故事】相识是缘

花花,曾是我们科的一个小病号,因为特殊,所以很久以来我都记得她,也记得她的养父母。

她是一对中年夫妇在路边捡来的弃婴,医生说她的心脏有个地方没长上,肺像是烧开了水的锅,肝脏里则塞满了细菌,所有指标都异常,多脏器功能衰竭……没想到那对善良的夫妻在对视了一会儿后决定给她治病,我忘了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只记得曾祈祷奇迹出现!

花花的养父母是佛教徒,我每次去病房时,都听到他们在给花花祷告或念经文。我们全科人也都很关注花花,希望药物能发挥神奇的作用,能让她奇迹般地好起来,能大口吃奶,大声啼哭……但十多天过去了,没有起色,死神随时会带走她。

一天,同事告诉我:花花没救了。虽然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当不可抗拒的现实来临时,我们仍很难过……不止为那幼小的生命,更为那日夜操劳的养父母。他们一定很伤心,花了大把的钱,浪费了数十天光阴,却人财两空。

此刻,他们比花花更需要护理。

我推开病房门进去,希望尽己所能给他们精神安慰,花花的母亲正在祷告,我想:她肯定是在请求佛祖让花花好起来,可怜的母亲啊,只可惜花花不能报答你。

走近了,才发现她是在对花花说话,她反复说道:“花花,走吧,到了极乐世界,别忘了我,也别忘了你的生身父母……

花花,曾是我们科的一个小病号,因为特殊,所以很久以来我都记得她,也记得她的养父母。

她是一对中年夫妇在路边捡来的弃婴,医生说她的心脏有个地方没长上,肺像是烧开了水的锅,肝脏里则塞满了细菌,所有指标都异常,多脏器功能衰竭……没想到那对善良的夫妻在对视了一会儿后决定给她治病,我忘了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只记得曾祈祷奇迹出现!

花花的养父母是佛教徒,我每次去病房时,都听到他们在给花花祷告或念经文。我们全科人也都很关注花花,希望药物能发挥神奇的作用,能让她奇迹般地好起来,能大口吃奶,大声啼哭……但十多天过去了,没有起色,死神随时会带走她。

一天,同事告诉我:花花没救了。虽然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当不可抗拒的现实来临时,我们仍很难过……不止为那幼小的生命,更为那日夜操劳的养父母。他们一定很伤心,花了大把的钱,浪费了数十天光阴,却人财两空。

此刻,他们比花花更需要护理。

我推开病房门进去,希望尽己所能给他们精神安慰,花花的母亲正在祷告,我想:她肯定是在请求佛祖让花花好起来,可怜的母亲啊,只可惜花花不能报答你。

走近了,才发现她是在对花花说话,她反复说道:“花花,走吧,到了极乐世界,别忘了我,也别忘了你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她在告诉花花不要恨吗?不要恨她狠心的爹娘吗?!想必这个女人是伤心过度了。

我走上前,轻声说:“您别太难过了……”她微微笑了一下说:“我不难过,感谢佛祖又给了我一个孩子。”

“又?您已经有一个孩子了?……”我原以为,她家没有孩子,想把花花治好当闺女养着,才在接到病危通知书后依然舍得花费心血。

她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拍着花花说:“我家女儿都结婚了,儿子也上中学了,花花的爹娘肯定是有难处,佛祖才把她送给了我们,尽管她生命短暂,也不能回报我们,但相识是缘,付出便是收获了。”声音里充满淡泊的恬适和达观的从容。 

看着她那消瘦的脸庞上静静滑落的泪珠,听着她那无欲无求的母性声音,我忽然发现:在己之所欲面前,我们缺少的不是执著,而是淡泊和从容。

我不信佛,但我常想起花花,想起她可怜却幸福的小生命,想起她的母亲曾说:相识是缘,付出便是收获了……

作者:王恒菊(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郑旺镇卫生院)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