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故事】你是我的第一
【医生故事】你是我的第一

刚认识他时,我还是个毛头实习小医师,刚进临床,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与热情,对他也不例外。他是我的第一个病人,他手中至今还保留着我写的第一份出院小结。生活中充满意外和惊喜,而他没有惊喜,只有意外:意外发现蛋白尿,意外发现肾功能不全,意外地成了我的病人。

他是个健谈的人,慢慢地我们成了好朋友。在他做肾脏穿刺的前一天晚上,我知道了他的故事。他大学毕业三年,在一家外企做着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有个爱他的女朋友。一次体检时发现他肾脏异常,没多久肾穿报告出来,大量的肾小球硬化,为数不多的非硬化肾小球中,一半有新月体。凭着我大学时的功底,知道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短期内可能会进展为尿毒症,直至透析治疗。两周的肾脏科实习结束了,我没有再和他多说关于他的那张报告,也许也没有人愿意让他再想起在他看来并不光明的未来……我去了其他科室轮转后,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

一年半后我毕业了,留在了这家培养我成长的三甲医院。我再次回到了肾脏科,打听曾经让我牵挂的一个老朋友。他做血透了,我从老师口中得到了答案。在肾脏科轮转的三个月中,没有碰到他。一晃又过了三年,我成为了肾脏科医师,真正回到了我所热爱的这个专业。

终于又遇到了他,此时

刚认识他时,我还是个毛头实习小医师,刚进临床,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与热情,对他也不例外。他是我的第一个病人,他手中至今还保留着我写的第一份出院小结。生活中充满意外和惊喜,而他没有惊喜,只有意外:意外发现蛋白尿,意外发现肾功能不全,意外地成了我的病人。

他是个健谈的人,慢慢地我们成了好朋友。在他做肾脏穿刺的前一天晚上,我知道了他的故事。他大学毕业三年,在一家外企做着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有个爱他的女朋友。一次体检时发现他肾脏异常,没多久肾穿报告出来,大量的肾小球硬化,为数不多的非硬化肾小球中,一半有新月体。凭着我大学时的功底,知道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短期内可能会进展为尿毒症,直至透析治疗。两周的肾脏科实习结束了,我没有再和他多说关于他的那张报告,也许也没有人愿意让他再想起在他看来并不光明的未来……我去了其他科室轮转后,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

一年半后我毕业了,留在了这家培养我成长的三甲医院。我再次回到了肾脏科,打听曾经让我牵挂的一个老朋友。他做血透了,我从老师口中得到了答案。在肾脏科轮转的三个月中,没有碰到他。一晃又过了三年,我成为了肾脏科医师,真正回到了我所热爱的这个专业。

终于又遇到了他,此时的他血透瘘管闭塞,伴有癫痫大发作,呼吸暂停。经过心肺复苏,他终于闯过了一关。这次,他又睡在我分管的床位上,多么熟悉的病人,只是不见了当年的神情。我们加上了抗癫痫药,并积极地做头颅MRI、脑电图等等以明确病情,结果都是正常。考虑代谢性脑病引起的脑病,于是加强透析。

但是命运又和他开了个玩笑,在做透析时,他又一次癫痫发作,牙关紧闭,两眼上翻,口吐白沫。他的爸爸是个和我父亲同年龄的人,满脸沧桑的他虽然痛苦,但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们抢救。神经内科主任会诊后决定再加上苯妥英钠,患者的癫痫控制住了,不再频繁地发作了,但是他却出现了嗜睡,渐渐地进入了昏迷。

我们的肩膀顿时像压了五指山一样沉重,一个病人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进入了昏迷。他的爸爸就像20多年前抱着还是婴儿的他一样,细心地给他擦着身。他骶尾部出现了褥疮,他爸爸就每两小时给他翻身一次,每天呼唤他的名字。每当我们查房后,老先生都会说,谢谢医生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顿时,我们感到责任更加重了,家属的理解是给予我们的最大鼓励。我们考虑由于苯妥英纳血浆结合率高,不宜从血透中透出,血浆浓度过高会引起昏迷,故停用了本妥英纳。渐渐地他醒了,可以自己进食了。医护人员和他爸爸都很开心!考虑到他的癫痫,我们决定以后给他做腹透,他爸爸再次给予了我们极大的信任和鼓励。

手术台上,我们常规给予安定10mg和杜冷丁100mg,由于术中患者疼痛难忍,又加用一支安定,手术很顺利。但是问题又出现了,术后发现患者再次进入嗜睡状态,立即测血糖、血压、心电图等等,都正常。但是我们的心再一次被他的状况吊了起来。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睡觉,是多么的安详,他爸爸依旧守在他的枕边,一步不离,而这已经是他这次住院的第39天。3天后患者终于苏醒了,一周后患者可以自己进食了。我们给他做APD,后又教会他爸爸如何做腹透,第52天,他出院了。回忆起当年我还是实习医师时的情景,我们感觉生活是那么的奇妙。

和谐是建立在互相理解与信任的基础之上的,他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是最信任我的一个病人,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病人,也是我最难忘的一个病人。因为,他曾经给予我信任,曾经给予我鼓励,在我们遇到困难时,他没有指责、没有埋怨、没有吵闹。信任是一座成功的桥梁,就像一条美丽的彩虹连接着你我的心。我们生活在这时时刻刻都充满崎岖的生活道路上,会遇到很多的坎坷,同行的我们,请相信彼此,共渡难关,一定会到达胜利的彼岸!

作者:蔡宏(上海仁济医院,肾脏科)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