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故事】一个普通工作日
【医生故事】一个普通工作日

早晨6点,恪尽职守的小闹钟把我叫起,紧张的一天又开始了。今日是周五,虽然知道今天的工作量不算小,但因对双休日的期盼,我上班的时候还是很有动力。

我是肾内科的医生,这个月轮转到血液净化室。我所供职的医院只配备了5台血透机,今日来做血液透析的有9位患者,当我8点差10分推开透析室大门时,已经来了3位。护士们已打开了所有的机器,正忙着冲洗管路,她们是7点半就要到岗的。

急忙换上工作服,开始给病人测血压,量体重,制定肝素用量及脱水量。上午进行血透的患者都是接受血液净化2年以上的“老运动员”了,所以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熟练地配合护士消毒、穿刺、上机,每周23次的透析已让他们对1.6毫米的穿刺针毫无畏惧,很坦然、很平静地接受治疗。

眼看着时钟指向了840分,可患糖尿病、肾病并且双目失明的范阿姨还没到,性急的吴护士已准备打电话询问了,这时,大门被重重地推开,范阿姨被儿女一左一右搀扶着艰难地走进来。原来她昨晚吃了生萝卜,之后便又泻又吐,一夜未睡,早上也没进食。我赶紧查看呕吐物,正是最不愿看到的咖啡色样物,不用说,是胃肠炎合并上消化道出血。还好血压尚正常,立即滴上奥美拉唑,肌注胃复安,大约20分钟后,

早晨6点,恪尽职守的小闹钟把我叫起,紧张的一天又开始了。今日是周五,虽然知道今天的工作量不算小,但因对双休日的期盼,我上班的时候还是很有动力。

我是肾内科的医生,这个月轮转到血液净化室。我所供职的医院只配备了5台血透机,今日来做血液透析的有9位患者,当我8点差10分推开透析室大门时,已经来了3位。护士们已打开了所有的机器,正忙着冲洗管路,她们是7点半就要到岗的。

急忙换上工作服,开始给病人测血压,量体重,制定肝素用量及脱水量。上午进行血透的患者都是接受血液净化2年以上的“老运动员”了,所以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熟练地配合护士消毒、穿刺、上机,每周23次的透析已让他们对1.6毫米的穿刺针毫无畏惧,很坦然、很平静地接受治疗。

眼看着时钟指向了840分,可患糖尿病、肾病并且双目失明的范阿姨还没到,性急的吴护士已准备打电话询问了,这时,大门被重重地推开,范阿姨被儿女一左一右搀扶着艰难地走进来。原来她昨晚吃了生萝卜,之后便又泻又吐,一夜未睡,早上也没进食。我赶紧查看呕吐物,正是最不愿看到的咖啡色样物,不用说,是胃肠炎合并上消化道出血。还好血压尚正常,立即滴上奥美拉唑,肌注胃复安,大约20分钟后,范阿姨频繁的呕吐声终于慢慢平息了,我稍松了口气。

做完上午病人的血透已经快10点了,之后的一个多小时往常是我最轻松的时候,可今年我接受了职业医师资格考试的命题任务,于是抓紧打开电脑。我深知,每当岁末总有各种任务不期而至,属于自己的工作最好尽早完成。能够专心安静地做喜欢的工作是幸福的。

很快护士就喊我吃午饭了。用微波炉热好昨晚准备好的饭菜,主食是一个结结实实的馒头,原本绿油油黄灿灿的菠菜香菇炒鸡蛋,因过了一宿,有点提不起精气神了,好在早上老公加上的几片火腿依然颜色鲜亮。饭后又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这是保证下午有充足精神工作的必备之物,享受完味道好极了的雀巢咖啡,病人就该陆续下机了。

下午做治疗的病人已等在休息室,于是又重复上午上班时的工作。不同的是下午的病人都很平稳,顺顺当当地上完机,还和一直是自己治疗的老李拉了会儿家常。他是位马兜铃酸肾病患者,因经常服用龙胆泻肝丸损伤了肾脏,至今他也不明白,按正常剂量服用正规药厂生产的龙胆泻肝丸为什么会损伤他的肾脏。

每次面对老人的疑问,我都会感到特别无奈,不管怎样说怎样做,也不能还给他健康的肾脏了。年轻时的老李是跑销售的,几乎跑遍了整个中国,只留下西藏没去,原本打算退休后和老伴一起去,不带销售任务,做一次纯粹意义上的旅游,但5.5克的血色素使老李已无法承受西藏稀薄的氧气。人生的句号终竟无法圆满地画完,不能不说是老李一生最大的遗憾。

说了一会儿话,老李可能是累了,响起了沉沉的鼾声。我趁机开始做病人的透析记录,血压、脉搏、超滤量……一项一项记录完毕,时钟也接近4点半了。这是一个很顺利的下午,没有病人掉血压,没有病人出现透析反应,一切都在预料中结束。当最后一个病人称完体重,做完记录,已经是505分了,还有10分钟的时间去赶班车,足够了。

刚上班车,就听到了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急忙坐下打开看,是老公发来的:“做了你爱喝的小米粥,能按时下班吗?带两个馒头回家。”我闭上眼睛,好像已闻到家里饭菜的香味,感觉有点累,也有点饿了。

作者:王晓君(山东省中医院肾内科)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