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故事】医生的无奈
【医生故事】医生的无奈

这天例行的专科门诊开始了,第一位是类风湿性关节炎病人,在经过10余年的治疗和随诊后,目前虽然仍未停服所用药物,但病人各项指标正常并已进入大学学习,他满面喜悦地祝我春节愉快。接下来的是一位肾小管酸中毒女青年,经过各种药物调理,病情稳定并已参加工作,对自己前途不乏信心。随后几个病人的诊治工作都颇顺利,我的心情很不错,为这些治疗有效的病人感到高兴。

突然,诊室门被敲开,匆匆走进一中年男子,打断了正进行的诊治工作。他要求我为他开一张白塞病痊愈的证明。我不解地看着他,因为白塞病易复发,少痊愈,既然自以为病已“痊愈”就可以不来看病,因为恢复工作根本不需证明。他见我不以为然,连忙抱歉地补充:“我们单位为职工办医疗保险,但我因有白塞病故被拒保。

这样,我今后得任何病都不能享受医保的待遇了,这可怎么好?!”随即取出一张该保险公司入保的规则说明,上面印有不能入保的多种疾病,其中虽无白塞病,但确有一条意思是不论什么病,只要没有痊愈者都不能作为入保对象。看来这种医疗保险只是为健康人而设。我随后仔细询问该病人数年来在我院诊治的经过,病情有稳定的时段,也有发作期(末次至2个月前),但他一直能坚持上班。

我很同情他的处境

这天例行的专科门诊开始了,第一位是类风湿性关节炎病人,在经过10余年的治疗和随诊后,目前虽然仍未停服所用药物,但病人各项指标正常并已进入大学学习,他满面喜悦地祝我春节愉快。接下来的是一位肾小管酸中毒女青年,经过各种药物调理,病情稳定并已参加工作,对自己前途不乏信心。随后几个病人的诊治工作都颇顺利,我的心情很不错,为这些治疗有效的病人感到高兴。

突然,诊室门被敲开,匆匆走进一中年男子,打断了正进行的诊治工作。他要求我为他开一张白塞病痊愈的证明。我不解地看着他,因为白塞病易复发,少痊愈,既然自以为病已“痊愈”就可以不来看病,因为恢复工作根本不需证明。他见我不以为然,连忙抱歉地补充:“我们单位为职工办医疗保险,但我因有白塞病故被拒保。

这样,我今后得任何病都不能享受医保的待遇了,这可怎么好?!”随即取出一张该保险公司入保的规则说明,上面印有不能入保的多种疾病,其中虽无白塞病,但确有一条意思是不论什么病,只要没有痊愈者都不能作为入保对象。看来这种医疗保险只是为健康人而设。我随后仔细询问该病人数年来在我院诊治的经过,病情有稳定的时段,也有发作期(末次至2个月前),但他一直能坚持上班。

我很同情他的处境:因为有一个皮肤黏膜型白塞病就失去了今后任何病的医保权利是悲哀的。在医药价高的今日,能自费看病的人太少了!我为开证明而犹豫,因医生是不能开不符合医学规律以及不符合病人实际情况的证明的,但又经不起病人的苦苦哀求,于是开了一张模棱两可的证明,尚不知病人能否渡过这道难关。

事后,我思量中国医生与医保制度的关系,心情更沉重了!医保不属医学范围,但疾病种类、疾病轻重、疾病预后只有医生才熟悉,为什么保险公司从不征求医生对各病的意见呢?!譬如风湿性疾病属慢性病范围,病人需要有医疗保障来控制减轻经济负担,但它在医保条例里是一项空白,卫生行政机构、医保行政部门是否应该重视一下风湿病,督促这些保险公司不要只对健康人进行保险,也设置一些为慢性病病人的保险?

接下来又来了一位狼疮肾炎病人,以前接受环磷酰胺(CTX)治疗后尿蛋白有所下降,病情在好转中,可惜近半年来医院门诊已不供应静脉注射或口服CTX了,于是只好改服其他药物,只是效果不如CTX。她经济能力差,无法应用那些新的免疫抑制药,我只得对她建议自己去其他地方找找药源。我感到很无奈,这些价廉物美的药市面缺货,影响到的不止她一个。我这一天原有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为什么CTX这种生产了近十年的药现在缺货,供不应求?得到的答复是生产的厂家停产。为什么停产?据说是药价过低,药厂不仅无利可图甚至赔本,要求调价上级部门不允许,故厂家出此下策。也不能说厂家没道理,因为厂家不能入不敷出。目前药界的上级部门要求药价降低以便达到药品广覆盖的效果,当然对药厂调高价格不予批准。

据了解,每支注射CTX含量200mg只售6元,狼疮病人每月只需花费40~100元就可以用上价廉物美的有效药。改用其他药的费用,则要增加数倍甚至百倍。稍微调高这些优秀的老药价格,有什么不好呢?没有药了,受损害的还是病人。我作为一个医生,在这个问题上能帮助病人解决什么呢?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病人及其家属。

看完门诊后,我的好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治病救人过程中,医生太渺小了,社会的规章制度、经济门槛似乎比医生强大多了。

作者:董怡(北京协和医院)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