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墩的诞生 父母、社会均有责
小胖墩的诞生 父母、社会均有责

研究证据早已揭示,婴儿时期的喂养策略(如母乳喂养及辅食的添加)、儿童的饮食习惯以及看电视时间,都是导致儿童过早肥胖的因素。然而,这些都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还存在很多未知因素有待进一步研究,比如家庭环境、父母及社会的影响等。带着这些问题,悉尼大学悉尼医学院的温利明教授等回顾了相关文献。

孩子过早超重的干预甚至可以从母亲孕期就开始,比如让母亲孕期保持健康的体重增长。E. Y. Lau等开展的一项系统回顾发现,孕期体重增加(gestational weight gainGWG)的总值及超出推荐部分的体重增加会导致后代超重(BMI24)或肥胖(BMI28)的风险增加。此外,K. N. Dancause等对孕妇客观上的困难和主观上的紧张焦虑程度进行评估后发现,产前压力大会导致孩子儿童期发生肥胖症的风险增加。

对于被超重和肥胖研究一直忽略的青春期,K. J. Sawka等填补了这一鸿沟,他们研究了朋友关系如何影响着久坐行为和锻炼水平。对106111岁~15岁的青少年进行的横断面分析发现,没有朋友的人较少参与中高强度的体力运动。此外,A. L. Rodríguez-Ventura对墨西哥儿童和

研究证据早已揭示,婴儿时期的喂养策略(如母乳喂养及辅食的添加)、儿童的饮食习惯以及看电视时间,都是导致儿童过早肥胖的因素。然而,这些都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还存在很多未知因素有待进一步研究,比如家庭环境、父母及社会的影响等。带着这些问题,悉尼大学悉尼医学院的温利明教授等回顾了相关文献。

孩子过早超重的干预甚至可以从母亲孕期就开始,比如让母亲孕期保持健康的体重增长。E. Y. Lau等开展的一项系统回顾发现,孕期体重增加(gestational weight gainGWG)的总值及超出推荐部分的体重增加会导致后代超重(BMI24)或肥胖(BMI28)的风险增加。此外,K. N. Dancause等对孕妇客观上的困难和主观上的紧张焦虑程度进行评估后发现,产前压力大会导致孩子儿童期发生肥胖症的风险增加。

对于被超重和肥胖研究一直忽略的青春期,K. J. Sawka等填补了这一鸿沟,他们研究了朋友关系如何影响着久坐行为和锻炼水平。对106111岁~15岁的青少年进行的横断面分析发现,没有朋友的人较少参与中高强度的体力运动。此外,A. L. Rodríguez-Ventura对墨西哥儿童和青少年开展的一项前瞻性研究发现,他们减重的障碍在于他们没意识到自己超重,也没把超重或肥胖当成一种病,更没意识到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

父母在孩子体力运动、久坐行为的发展和形成过程中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尤其在孩子小时候更是如此。H. Xu等的系统回顾表明,父母的鼓励和支持能使孩子的体力活动增加。此外,A. C. Lindsay等提出,照看孩子的人对促进学龄前儿童养成健康饮食习惯和体力活动行为同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学龄前正是孩子发展大运动技能的时机,K. Rōttger等探讨了各学龄前儿童机构内儿童的体力活动后发现,相比于“呆板”的课桌式教育体系,更开放的学龄前教育体系本身并不意味着儿童体力活动的增加。

学校是开展儿童肥胖预防项目的一个重要“战场”。“Join the Healthy Boat”是一个在小学生中开展的项目,着重于让小学生们增加体力活动、减少带屏设备的使用、规律早餐、减少软饮的摄入。1943名小学生参加了这一随机群组研究,在一些孩子身上收到了显著的效果。

参考文献:Journal of Obesity 2015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