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故事】多一分理解,少一分暴戾
【医生故事】多一分理解,少一分暴戾

血液科收了一位全血细胞减少的病人。全血、血小板、红细胞压积输了一大堆,加上止血药、消炎、吸氧……还是解决不了全身到处出血、呼吸困难、高热等问题……

虽说我们是风湿科,但医院把我们和血液科统筹在了一个病房,所以两科穿白大褂的人们就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血液科为这个病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四脚朝天地忙活,我们是尽收眼底。

一天下午,血液科主任向这个病人家属交代完病情后问我:“你们风湿科做抗核抗体要几天才出报告啊?”由于职业的本能我来到了这个病人床前:一张如同白纸的脸、眼睑肿得透亮、双鼻孔被油纱堵着还各伸出两根管子(吸氧管、胃肠减压管)、张大的嘴口角流着血水,高频率地喘着气、两侧腮腺明显肿大、双肺底闻有大量水泡音、腹部高度鼓胀、满肚皮都是大大小小的瘀斑、心电监护显示心率每分钟150次。

回到办公室,翻阅病历,结果更不乐观。结合刚才追问有三年的眼干和反复腮腺炎的病史,这个只有风湿科大夫才敏感的疾病——“干燥综合征”敲打着我的脑子。但是,按照该病的国际诊断标准,相应的免疫学化验还没出结果。

目前患者存在着严重的全血减少、身体多部位出血、感染、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等,病人将必死无疑!转入风湿科,采用大剂量激素

血液科收了一位全血细胞减少的病人。全血、血小板、红细胞压积输了一大堆,加上止血药、消炎、吸氧……还是解决不了全身到处出血、呼吸困难、高热等问题……

虽说我们是风湿科,但医院把我们和血液科统筹在了一个病房,所以两科穿白大褂的人们就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血液科为这个病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四脚朝天地忙活,我们是尽收眼底。

一天下午,血液科主任向这个病人家属交代完病情后问我:“你们风湿科做抗核抗体要几天才出报告啊?”由于职业的本能我来到了这个病人床前:一张如同白纸的脸、眼睑肿得透亮、双鼻孔被油纱堵着还各伸出两根管子(吸氧管、胃肠减压管)、张大的嘴口角流着血水,高频率地喘着气、两侧腮腺明显肿大、双肺底闻有大量水泡音、腹部高度鼓胀、满肚皮都是大大小小的瘀斑、心电监护显示心率每分钟150次。

回到办公室,翻阅病历,结果更不乐观。结合刚才追问有三年的眼干和反复腮腺炎的病史,这个只有风湿科大夫才敏感的疾病——“干燥综合征”敲打着我的脑子。但是,按照该病的国际诊断标准,相应的免疫学化验还没出结果。

目前患者存在着严重的全血减少、身体多部位出血、感染、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等,病人将必死无疑!转入风湿科,采用大剂量激素冲击治疗,可能还有生的希望!

此时的血液科恨不得立刻把病人推过来,而风湿科的兄弟姐妹们却警告我:“这年头医患关系紧张,况且主任出差又不在家。咱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啊,我们的主要治疗是大剂量激素冲击,而患者现在有严重的全身出血、感染,大家都知道这可是使用激素的禁忌啊。

等化验结果?转科?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病人的爱人突然出现在办公室,他满含眼泪拉着我的手说:“大夫,你不要有任何顾虑,你就把她死马当活马医吧!即使死了我也不会怪你,我可以签字。”

多好的医患关系啊!他赶走了我心中的犹豫,为了救活她我们还有什么顾虑呢?紧接着我们组织了人马,在严密观察和特护下,使用甲基强的松龙500毫克冲击,同时配合高频呼吸机呼气末正压给氧通气、止血、抗感染、输入代血浆、利尿……

漫长的黑夜过去了,随着天亮,病人的体温逐渐下来了、呼吸心跳也渐渐平稳了、已经8个小时未便血了,更让我们信心倍增的是——血小板升到了1.8万。

接下来的治疗就没有那么大的风险了,病人病情恢复得很快,真是一天一个样。经过我们医患15天密切配合,大年三十那天,病人要出院了。一大早病人偕单位领导、爱人和一儿一女满面春风地来到办公室致谢。需要告诉大家的是:当我们抢救成功后病人的抗核抗体结果也出来了,完全支持干燥综合征的诊断。

事情已经过去8年了,这位病人成了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人与人之间多一分理解、沟通、信任、尊重,社会就可以少一分暴戾。信任使我们建立起了友谊,同享丰盈的笑靥。

作者:袁秀亭(北京友谊医院,风湿科)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