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故事】医道无间
【医生故事】医道无间

佛教徒有四种通往涅槃的途径:加行、无间、解脱、胜进。无间道是指开始断除所应断除的烦恼,并由此进入解脱道。

去年6月的一天,天气异常闷热。早上刚一上班,就接到医务办公室的电话,称有患者投诉。这种情况以前也有,但多数都是一些医患之间沟通上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可是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赶到医办,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投诉者是我们科室另外一个治疗小组的患者。她一个多月前因为体检发现血尿、蛋白尿而来我科就诊。入院后经过一系列检查,初步诊断为原发性肾小球肾炎。经过患者同意并签署术前知情同意书后,于一个月前进行了经皮肾穿刺活检术。

肾活检后,患者开始出现持续性的肉眼血尿,血色素也逐渐下降。严重的时候膀胱内的血凝块会导致尿路梗阻,需要导尿。好在血压一直都还稳定。经过对肾区实施压迫包扎、静脉输注止血药物和压积红细胞后肉眼血尿逐渐消失,前后历时三个多礼拜。

前一阵子交班的时候这个患者的情况多次被提到,全科室都非常关注,组织了好几次讨论,各班医护人员不敢怠慢,严密监控着患者的病情变化。就这么一个各项操作和处理符合医疗常规的简单病例会产生什么样的纠纷呢?

投诉代理人是患者委托的一位律师,谈话一开始就提出:患者出

佛教徒有四种通往涅槃的途径:加行、无间、解脱、胜进。无间道是指开始断除所应断除的烦恼,并由此进入解脱道。

去年6月的一天,天气异常闷热。早上刚一上班,就接到医务办公室的电话,称有患者投诉。这种情况以前也有,但多数都是一些医患之间沟通上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可是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赶到医办,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投诉者是我们科室另外一个治疗小组的患者。她一个多月前因为体检发现血尿、蛋白尿而来我科就诊。入院后经过一系列检查,初步诊断为原发性肾小球肾炎。经过患者同意并签署术前知情同意书后,于一个月前进行了经皮肾穿刺活检术。

肾活检后,患者开始出现持续性的肉眼血尿,血色素也逐渐下降。严重的时候膀胱内的血凝块会导致尿路梗阻,需要导尿。好在血压一直都还稳定。经过对肾区实施压迫包扎、静脉输注止血药物和压积红细胞后肉眼血尿逐渐消失,前后历时三个多礼拜。

前一阵子交班的时候这个患者的情况多次被提到,全科室都非常关注,组织了好几次讨论,各班医护人员不敢怠慢,严密监控着患者的病情变化。就这么一个各项操作和处理符合医疗常规的简单病例会产生什么样的纠纷呢?

投诉代理人是患者委托的一位律师,谈话一开始就提出:患者出现肉眼血尿纯属医疗事故,是由于医务人员操作失误引起,要求医院根据相关法律进行赔偿。

我耐心地解释:患者临床诊断原发性肾炎,需要肾活检,指征明确;术前给患者详细介绍了操作可能产生的并发症并征得了患者的同意,充分尊重了患者的知情权;术后针对出血这一难以完全避免的并发症进行了常规处理;经过处理并发症已经消失,没有产生不可逆转的医疗后果。

整个医疗过程都没有什么不妥或违反医疗常规的行为,患方提出赔偿,依据何在?律师并没有反驳我,在我解释的过程中只是冷静地倾听并不时地在本子上记录着。

等我讲完后,这位律师站起身来,冷冷地说:“第一,我们咨询过资深专业人士,该案属医疗事故确凿无误;第二,从今天的谈话来看,你们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因此我们将正式到法院起诉。”随后拂袖而去。

笑话!什么样的专业人士给患者支这样一个损招。

说心里话,我还是非常同情这位患者。本来就发现有肾脏疾病,在诊断的过程中又发生了这样一个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插曲,将心比心,确实有点难以接受。我同科室同事商量,决定将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发生的医疗费用中,涉及到我们医护人员劳务的项目进行相应的减免,以表达我们的同情之心。

出院前的晚上,我去病房跟这位患者说了这件事情。当时患者床边没有什么人陪伴。她听后表示理解,对我们在治疗期间所付出的心血也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只是在我步出病房的时候,听到了患者的一声叹息。我感觉患者本人还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应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可是第二天事情却有了变化。患者出院的时候出人意料地没有和医护人员打招呼,她的身边出现了几个我从没有见过的人。当我跟患者道别时,她并没有理会我,而是头一低,在那几个人的簇拥下走出了病房。我的心里隐隐掠过一丝不安:这件事情没有结束!

果然,不久之后我们接到了法院的传票。由于事务繁忙,到法院应诉的时候我没有去。只是听同事说,起诉方这次新增加了一个控辩理由:如果医务人员没有医疗过错,为什么要对医疗收费进行减免,这只能说明他们心里有鬼。法院没有判决,而是让起诉方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可是在这个过程中,经常有一些陌生人找主治大夫“谈话”,搞得科室人心惶惶。

这次该轮到我们想不通了。即使我们的前期工作并非十全十美,可是后来的慈善之举应该能在医患之间搭建起一座和谐交流的桥梁吧。为什么患者还要不依不饶,非得讨个说法呢?虽然对将来的处理结果我们并没有什么担忧,但这件事情在科室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和法院打交道的经历。因此,很多同事都感到非常沮丧,整个科室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氛。

就我本人而言,凭着二十多年的职业磨砺,已经学会了谅解和同情。可是我拿什么来说服我的同事?我一直都不认为职业有什么神圣与非神圣之分,除非你是志愿者,否则任何职业都只是一个职业而已,因此从事这些职业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圣人,都是和大多数人一样的普通人。

释迦牟尼说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和烦恼炽盛。患者和医院打交道多数是因为这些苦难,因此也免除不了烦恼。佛经说烦恼即菩提,可是普通人“遇到烦恼只是深感烦恼,不见菩提”。更何况烦恼人遇到烦恼人,烦恼又加了一层。放眼观去,周围多是些不快乐的人,谁能进入无间道,拥有真正的快乐呢?

台湾作家子敏是个喜欢观察快乐的人,据他说:宽恕、谅解、同情、容忍和仁爱才是真正快乐的根源。他又说,世间很多的不快乐是由于遇到了“不合适的人”。看来要让大家都快乐,需要医患双方都学会宽恕和谅解。

作者:木易


点击展开全文
0
评论
分享
分享
收藏
文章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生命新知 沪ICP备10014127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957号